《最后的暑假》

木同的半岛铁盒2019-04-06 07:41:34

“? ? ?过一学期,我将迎来从学生过渡到社会人的必修课——实习生活。经过这场修炼后,随之而来的便是匆匆的毕业典礼。匆匆地,从校园被推出去顶岗实习;匆匆地,离开那片稚嫩的乐土。因此,我格外珍惜这最后的暑假。

? ? 原本可以留在广州实习,但这特殊的暑假令我异常的想回家。回家后,总不能在家闲着,于是,与妈妈商量询问在事业单位工作的陈阿姨有没有实习机会可以引荐。不需要工资,只盼能有经验积累。



01????2018.07.09?周一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? ? ?考完试,回到家。



??02???2018.07.10?周二

?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、机会

正值下班,陈阿姨与文哥教育局楼梯相遇。文哥,财务部门的负责人之一。

????陈阿姨顺嘴问一下,看她单位财务这边需不需要人手:“文哥,我有一个读会计专业的表侄女来你们财务部实习,你需要吗?”

“可以啊,明天能来吗?但是我明天要下乡巡考,下午晚点才在局里。”

如此看来,我的出现,显得很合时宜。

陈阿姨给妈妈发来微信信息:下午两点来局里找我。我给桐交代一下。????


二、交代

“在我们局里实习,最好的条件呢,就是没有风吹日晒,每个办公室都有空调,闲时可以泡泡茶、串串门。但是特殊的一点就是,我们经常性下乡,没在办公室,有时候办公室空无一人。这个时候你就可以看看书、看看报,甚至可以带上笔记本电脑过来连wifi看视频学习。需要说明的是,你这次来,是没有实习证明的,也没有工资,所以不会有人把你当竞争对象而为难你。确切的说,不叫实习,你是来帮忙、学习的,长长见识、见见世面。我们通常交代一些简单、繁琐的事情给你做。做好自己的任务,多听、多看、不多说。前面两天,有些同事见到陌生面孔,肯定是会问你几句话的,逢人说三分话,是对自己私人信息的保护。”听着陈阿姨的交代,我保持微笑点点头。

“明天我要下乡,去志英中学巡考。跟我去吗?午饭我包了”,陈阿姨热情地邀请。

“好啊。”

?

????回家到现在才两天,就按捺不住这颗躁动的心,想出去走走看看玩玩。志豪中学在另一个镇上,没去过。他们高考来县城考试时是学校包车来的,当时看着他们白色的校服,便知晓志豪中学是所民营学校。那时,心里勾勒了他们校园环境的模样。大概是,校区环境优美,设施设备齐全。如此机会,反正在家呆着也是无聊,不如跟着去看看。



??03???2018.07.11?周三

?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? ? ??早上八点钟在陈阿姨家,小区门口等她,坐车过去,坐的是志豪中学副校长的便车。

到达目的地,陈阿姨对我说:“从今天起,公众场合,你叫我陈老师,私底下叫我阿姨。人家问你是谁、问你毕业了没、读大学几年级,你说你是教育局的实习生。有人问你话,你就简单回答;没人问你话,你就默默听着、观察着。”


? ? 在志豪中学的半天时间里,看到的最多的,就是“下级如何接待上级”。学校领导见到生人,自然会过问。陈老师向学校领导介绍我是教育局新来的实习生,介于行政职位,我拥有了一次“被下级接待”的特殊经历。


? ? 喝茶,观察。从这些中学老师的措辞和职业态度、以及说话时的肢体动作中,在场六、七位的老师有着明显的职业追求。有人是“抱好铁饭碗”型的;有人拥有很多想法;有人虚心请教如何取得上进;有的则外表中庸内心缺失了积极,说了很多不能传出去的话。

作为下级,在与领导的交谈中,应该把握尺度,有些话题只能在私下场合有分寸地谈论。在何位,做何事则言何事。抱怨消极的言行、触碰原则的言行,只会落下话柄,不利于结交朋友。


? ? 跟着陈老师和学校领导巡考一圈,志豪中学的老教室,窗户在墙壁顶部,消灭了学生走神时对外界的好奇心,不利于采光。英语听力却趴着睡觉的学生也有那么几个。教室走廊墙壁上的绘画活动成果展示,纸张已发黄。校服是一所学校文化载体之一,高考时,见过志豪中学的白色校服,别具一格,想着他们校园环境、硬件设备,也是很完善的。这次到访,推翻了我的认识,拥有小学、初中部、高中部,校园占地面积的确够大,但是设施却不是很完善,让人觉得很久没更新过,远远看去,安静的老教学楼竟有丝凄凉感,活力渐渐消逝。


? ? 后来,在陈老师和学校领导的交流里,我才知道。这个小镇有两所中学,公萍中学和志豪中学。公萍中学,是公立的。志豪中学,是镇上的一位企业家独资建立的。他是这片土地哺养出来的儿女,长大创造出一番事业之后,一心想着为家乡做贡献。能把人从根本上培养的、从本质上改变的,就是教育。这么多年来,他不想与其他人合资,都是他个人在投资。他聘请的老师们明白并尊重这位老董的想法,他们的共同目标很简单,那就是,看到这些孩子求学、走正路、健康地成长,内心十分欣喜,用佛教的说法就是自己在积德。其他民营私立学校的学费,都是几千起步的,而志豪中学,学费一年1200左右,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优待举措,教师薪资也没有其他私立学校教师工资高。这是一所,由一个投资人撑起的民营学校。

? ? 当我知道了志豪中学背后的故事,离开志豪中学时,已是带着沉重的目光看着这座学校。也许这所学校的生源会随着城镇的发展越来越少,但是这所学校,对于当地而言,是同乡人为家乡做贡献的标杆似的存在。

? ? 考试结束后,与学校领导、来自其他学校的监考老师,一起吃午饭。


? ? 回到局里,陈阿姨与财务处领导文哥通话,得知文哥已回局里上班着。于是,带我下楼见人。几句介绍后,文哥问:“现在可以开始工作吗?还是说明天再正式开始?”我答:“随时都可以开始。”着手打印记账凭证。


? ? 这下,才正式接触到自己本专业的业务。第一项任务是,录数据——会计的日常。这次的任务是,录入县里教育局管理下的中小学的支出费用明细,两个月的业务量,两张公式表格。有的业务不知记入公式表哪个科目,有的需要增加,有的是登记几所学校的汇总账户。一些疑问,不懂的东西,就得开口问,不耻下问。一边翻看凭证,一边录数据。在这些凭证的摘要、金额里,能提取业务信息。比如,通过这个任务我所接触的东西,我知道了各镇的中心小学、各所中学,在这两个月里都申请了什么建设、批了多少钱;一个禁毒宣传活动每个学校有多少活动资金;这些学校教师薪资支出了多少、还有绩效工资、班主任补贴、公积金、退休金、住房补贴、五险一金、家属抚恤金、丧葬费;下乡支教的大学生有多少补贴……等等。虽然我不记得具体金额是多少,大概的记在我心里,不会去宣扬。


??04???2018.07.12?周四

?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????录入明细账的任务已完成,与系统报表校对都能对上,等领导验收。上午,极哥说退休经费不记在A处的退休经费而是记在单独列出来的B处的退休经费。这种就是失误。表格上有两行“退休经费”,而我并没有发现这个问题,得把数据挪至正确位置。事业单位的业务量没有企业的多,他的“多”是体现在“客户”多,所以发工资、公积金、保险金这种业务,通常都做了至少9张的凭证。

? ? 第一个任务完成,极哥夸了句:“不错,可以。”

? ? 凭证早已打出来了,下一个任务自然是裁剪粘贴记账凭证。这个任务对我而言是提前操手了,毕业前的实训课也会有裁剪、粘贴凭证的内容。手工账被电子账代替,现在几乎都是在软件做账,正确结账后把记账凭证打印出来,裁剪、整理、装订、存档。用介刀裁记账凭证对尔等我手残党而言,是需要时间适应的。期间割到一次手指,划破一张凭证。手指破皮会愈合,记账凭证割破可以重新打印。刚开始裁的那些很丑,好在手工活,熟能生巧!


? 05? ?2018.07.13 周五

?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? ? ? ? ?今天下午,用领导的话说就是跟着领导们打了一战。任务很简单,但是繁琐。一个一个切换学校账号,登陆修改某个数据,生成新的财务报告,下载补充信息,上报各个学校单位的财务报告,给极哥管理员这边通过。当天必须上报完成,为了节约时间,原本应该是学校自行修改的,我们直接帮他们更改,就不用发信息通知学校财务,催促赶快上报。


完成上报报表的任务后又慢悠悠地贴凭证。记账凭证、文件、票据,按着这种顺序贴

河兄过来我对面电脑建账,开玩笑说:我去摸透这建账,到时请晓桐同志来帮忙。听到这个时,已经在想,待会他又提起,我应该怎么回应他。我在想,我是文哥招进财务处帮忙的,文哥给我的任务,我还没做完,自行接受北河哥塞给我的工作,是不恰当的,也是不明智的。

过了会,河兄开玩笑说带我出去玩,请我吃东西,接着顺着话问我帮他建账。好话说太多肯定有事麻烦人,看来是真的在打着主意。我回答说:不了吧,我这里好多凭证还没贴完,任务一项一项来啦。

? ? ?

旁边的极哥没有加入我和河兄的对话,他播着王菲的新歌《偶遇》,哼着调儿。直到河兄耐不住寂寞,开口说:“办公室就剩你们两个在,升哥去培训了,我在那边没人跟说话,我过来这边,你们两个也不理我。”这话听着,三十几岁的河兄竟有种倚老卖老的feel,嘴贫得可爱。可即便如此,我和极哥还是没搭理他。

河兄又耐不住寂寞,这次不是贫嘴了,简直讨打。他说极哥:“这放的什么歌啊?吵死了,太难听了,听点有品位的好不好。”听到这句话,局外人的我已觉尴尬,谁知,猝不及防,极哥冷冷答河兄一句:“别的歌我听不懂。”


尴尬冷硬的气流在我四周浮动,我按捺着目睹办公室不和睦场面的内心小九九,默默粘贴着凭证。





未完待续……